当前位置:

从省领导集体参加“军事日”活动,看湖南党管武装之变革

来源:红网 作者:观潮的螃蟹 2020-06-18 08:43:52
时刻新闻
—分享—

  

  6月16日上午,省委书记、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杜家毫,省长、省国防动员委员会主任许达哲一行来到省军区,集体参加“军事日”活动。

  6月16日,湖南省委书记、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杜家毫,省长、省国防动员委员会主任许达哲率省四套班子领导,到省军区集体参加“军事日”活动。这是今年湖南党管武装工作的一件大事。

  近年来,湖南各地领导干部参加“军事日”活动并不鲜见,这除了承袭“无湘不成军”尚武精神的余绪,更是长期以来全省党管武装工作扎实推进的表现。

  扎根湖湘,人民军队守护湖南七十年

  党管武装是国防后备力量建设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也是优良传统和特有政治优势。湖南浓厚的党管武装工作氛围是长期积淀并形成的。抛开波澜壮阔的革命战争年代不谈,仅回顾湖南省军区的历史便能窥见其脉络。

  “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作为一支英雄部队,湖南省军区前身可以追溯到1945年成立的东满人民自卫军,征战数年后被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

  1949年2月,第十二兵团挥师南下,8月,长沙和平解放,同月,湖南军区以第十二兵团兼的形式在长沙成立,首任司令员由兵团司令员萧劲光兼任,政治委员黄克诚。

  观潮君发现,在全国各省军区历史上,唯独湖南省军区的首任司令员、政委由两位开国大将分任。而且,黄克诚还是新组建的中共湖南省委第一任书记,并在1950年1月萧劲光调任海军司令员后,任湖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这也可以看出,湖南军区从建立之初便形成了军地双重领导体制,除保留现役军事单位属性,还拥有中共湖南省委军事工作部门和湖南省人民政府兵役工作机构身份。

  1955年8月,湖南军区改为湖南省军区。

  成立初期,湖南军区从整编部队、解放全省到支援主力部队过境湖南,从清剿全省土匪、镇压国民党反动派残余势力到保卫全省土地改革、支援抗美援朝斗争,为巩固初生的红色政权提供了最有力的支持。值得一提的是,大陆最后一名匪首覃国卿于1965年3月被省军区所属部队击毙,湘西数百年匪患得到彻底肃清。

  1952年,正在建设中的荆江分洪工程太平口进洪闸。

  随着国内战争逐渐结束,建设家园成为省军区官兵新的战场。1952年,开国中将、时任湖南军区司令员唐天际兼任荆江分洪工程总指挥,并率部参加荆江分洪工程建设。此后,包括洞庭湖的整治、韶山灌区和欧阳海灌区建设、湘黔和枝柳铁路修建等重点工程都活跃着省军区官兵和武装干部的身影。

  

  2008年冰灾期间省军区组织民兵在高速公路除冰。

  每当国家和人民遇到重大灾害,承担重大任务,省军区部队总是出来挑重担,扛大梁。上世纪七十年代,时任省委常委、省军区副司令员黄立功担任省杂交水稻推广领导小组组长,他卷起裤管,扛着锄头和农民一起战斗在田间,为全省杂交水稻制种和大面积推广,作出重大贡献。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省军区承担支前任务,1998年抗洪抢险,省军区官兵冲锋在先,2008年抗冰救灾更是迎难而上。

  如今,湖南省军区主要担负国防动员、兵役征集、国防设施保护、国防教育、双拥工作、军民融合协调和离退休干部服务保障等七项职能,“协调军地、面向三军”的主要优势更加显现,已成为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的重要支撑、支援保障联合作战的强大后盾。

  党管武装,第一书记负起第一责任

  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国防是全民的国防,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是全党全国人民的共同事业。中央和国家机关、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强化国防意识,满腔热忱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为强军创造良好条件、提供有力支撑。”

  曾几何时,“抓经济是本行,抓国防是帮忙”成为部分地方领导干部对党管武装工作的认识,党管武装工作也大多是当地对接武装工作的地方副职挂帅。2016年以后,这种局面在湖南迅速得到改变。

  2016年,改革强军的号角刚刚吹响,履新不到2个月的省委书记、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杜家毫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专题议军会,研究出台关于支持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管政治方向、管思想教育、管组织队伍、管应急备战、管建设保障等一系列硬性举措随即展开。

  在湖南,省委设立了涉军议题研究决策“绿色通道”,凡是涉及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的重要工作部署、棘手矛盾问题,都要求抓紧纳入、专题研究、及时解决。全省坚持和完善党管武装“十个纳入”,不断创新落实双向兼职、党委议军、武委会例会、现场办公、工作报告和述职等制度机制。同时,规范军事机关第一书记任前谈话和宣布任职仪式,将党管武装工作纳入地方绩效考评体系,邀请驻湘部队对第一书记述职现场打分,全省党管武装工作步入规范化制度化常态化轨道,焕发出新的时代活力。

  近年来,湖南越来越多市县两级领导干部在党政负责人带领下走进军营过军事日。

  一位来自衡阳的领导干部告诉观潮君,没有军旅经历的他平时工作与国防也有所交集。然而,参加一次军事日活动之后他发现,“同样的事情,进军营前后,认识上完全不一样。尤其穿上这身迷彩服,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兵,对军事工作的情感也完全不一样。”

  2019年11月4日上午,湖南省首期党政领导干部国防专题研究班在国防科技大学开班。

  无独有偶,去年11月在长沙举办的湖南首期党政领导干部国防专题研究班上,全省60名厅处级党政领导干部以及与国防和军队建设密切相关的国有大中型企业负责人参加。为期七天的培训结束后,全体学员一致对培训班军事化模式编队管理方式表示欢迎,不少人希望今后有机会一定还要“穿军装、走队列”。

  在2019年年底召开的全省各军分区(警备区)党委第一书记党管武装工作述职会议上,省委书记、省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杜家毫再次强调:“要始终坚持党管武装原则,大力加强国防动员和后备力量建设,对深化国防动员体制改革等跨军地的重大改革任务,党政主要领导负责同志要亲自过问、亲自指导、亲自推动。”

  军地部署,打造敢战能胜的民兵队伍

  在我国解放军、武警部队、民兵“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下,打造与“平时服务、急时应急、战时应战”使命任务相匹配的民兵力量体系是国防动员系统的重要任务。

  1962年6月,毛主席在省委蓉园宾馆1号楼听取湖南省军区司令员龙书金关于民兵工作的汇报后,很精练地将其概括为“三个落实”,即:组织落实、政治落实、军事落实。从此,湖南民兵工作“三落实”的经验推向了全国和全军。

  随着形势的不断变化,民兵队伍的职能使命也在不断拓展延伸,湖南省军区认识到,只有不断适应新形势、对接新任务,从难从严摔打磨砺部队,才能确保在关键时刻拉得出、顶得上。

  新形势急需新思路,新任务期盼新举措。新时代的民兵队伍到底怎么建、怎么用?湖南省军区在民兵整组工作中不断探索前进。

  湖南在全省民兵应急力量编组过程中,从全社会动员潜力精准摸排到按任务需要编组设队,充分发挥快速响应的用兵优势,采取“地建营、县建连、乡镇建排”模式编组,利用民兵训练基地开展集中轮训和常态备勤。

  同时,军地双方通过思想政治引领、社会氛围营造、政策机制激励到强化民兵身份认同感、职业荣誉感、职责使命感,各种优惠政策如雨后春笋般出台。一时间,过去那种“要我当民兵”迅速转变为“我要当民兵”。

  为扎实推进民兵建设转型升级,湖南省委常委会先后3次专题研究,军地联合部署、联合推进、联合督查,民兵建设逐步由“实起来”向“好起来”“强起来”转变,新兴领域民兵、民营企业民兵建设试点成果在全国推广。

  危机应对是检验全省民兵工作的试金石。庚子新春,一场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与湖北仅一江之隔的湖南成为了“疫控重地”。

  湖南民兵闻令而动,迅疾转入全省联防联控体系,先后出动兵力10万余人次,排查交通道口、巡察街道社区、宣讲防疫知识、助力复工复产……

  4月上旬,在全省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的关键时期,省委、省政府、省军区就第一时间联合召开会议,推进民兵建设转型升级和“十三五”规划落实评估验收工作,部署年度加快民兵建设转型升级的主要任务,为年度民兵工作绘就了符合辖区实际的“规划蓝图”。

  6月4日,一场军地应急力量联合行动检验性演练在湖南常德沅水河畔展开。演习现场,方舱指挥车、通信保障车、应急通信车、无人机指挥车、水下声呐等一批高新装备竞相亮相,水利工程师、网络通信技术员、无人机操作员等专业人员成为新质力量“主力军”。

  “全省在民兵建设质量效益上显著提升,转型发展取得实质性进步,连续2年在全国检查考评中取得好成绩。”省军区战备建设局局长张涛介绍,坚持党管武装优良传统,将军地“两条线”拧成了“一股绳”,为全省民兵建设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强劲动力,也为今年民兵工作奠定了良好开局。

  常德市首届民兵活动日现场。

  6月17日是湖南首届“民兵活动日”。在常德军地联合举办的“民兵活动日”现场,专程赶来的女民兵李陈凤告诉观潮君:“昨天在新闻里看到省领导穿着迷彩服过军事日,我就像看到身边的战友一样亲切。当初报名当民兵,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