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我从人民中来③丨王五星代表:全社会都应重视校园欺凌现象

来源:红网 作者:陈雪骅 2020-01-07 09:43:41
时刻新闻
—分享—

  编者按:他们来自于人民,为人民发声,把解决人民的烦心事忧心事操心事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大事,提的每一个建议中都有人民的呼声。2020年湖南省两会即将启幕,红网时刻新闻近日推出《我从人民中来》系列报道,聚焦那些即将启程奔赴两会履职的优秀省人大代表,讲述他们的精彩故事。

  2017年,王五星(右)获颁“市长质量奖”现场。

  红网时刻记者 陈雪骅 长沙报道

  关注重大事项,关注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及时介入,充分用足用好人民赋予的建议权、监督权,是不少善于履责、敢于担责的人大代表展现给外界的印象。来自岳阳市的湖南天欣集团董事长王五星,就是一位持续关注社会问题的湖南省人大代表。

  作为国内陶瓷行业首家上市企业、“中国品牌500强之一”的掌门人,王五星在职业领域接触的都是与建材、地产相关的东西,在提交建议时,多为陶瓷业建材业“说话”似乎成为题中应有之义。

  但王五星当人大代表以来,很多时候的对外发声,与他的职业领域“风马牛不相及”。他关注得更多的,是当今中国城市乡村存在的一种现象——“校园欺凌”问题。

  在一个细雨蒙蒙的冬日,王五星打开话匣子,向记者侃侃而谈……

  “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很多的”

  谈起为什么关注“校园欺凌”这个问题,王五星首先说了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那是八九年前的事了。有一次,王五星因事从银行取了1万元,回家后随手将装钱的包放在客厅里。等他洗澡出来后,翻开包一看,少了近两千元。他发现在客厅的儿子神色有点不对劲,心里起了疑问。

  当晚等儿子睡着了,王五星问爱人:是不是最近卡得太紧,孩子缺零花钱?爱人回答“不可能,平时都给的”。

  第二天,王五星把儿子喊到一旁,问他是否拿了钱,“不打你,说清楚就行”。儿子一听,哭着承认了。因为涉及的数额不少,不像买零食、玩具之类,王五星决心问个水落石出。他对儿子说你有什么难处,要跟父母说,但儿子死活不开口。

  经再三盘问,儿子才勉强说出来原由——原来是学校有学生威胁他回家拿钱“上供”。儿子还承认“拿过姐姐的钱”,这让王五星想起读中学的女儿跟他说过有几次“一两百元不见了”,原来,都是因为儿子在校受到了同学的欺凌威胁,不得不一次次回家“想办法应急”。

  “这使我开始认认真真关注校园欺凌这个事情,当时儿子正在读小学四年级。2019年他已经高中毕业了。”王五星说,儿子当年就读的学校,是岳阳市最大最规范的一所学校,这让他开始警觉起来——“这么好的学校,为什么发生这种事”?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王五星与校园欺凌现象“叫板上了”。

  第二次遇到同样的事,发生在王五星的侄儿身上。

  “那天弟媳打电话给我,说是侄儿在学校被人打了。我与弟弟跑去一看,见侄儿嘴里有血,身上还有多处伤。”王五星说,老师发现后告诉了家长,原因是在校期间侄儿走路不小心碰到一个同学,结果那位同学找了其他同学,放学后在校门口拦住他,要侄儿“赔钱”。

  这两件事对王五星触动很大,他接下来特意就校园欺凌问题进行了调研。他找熟悉的老师访谈,跟当老师的亲友交流,专门去各类学校了解情况。结果,一路调研下来,让他大吃一惊:不仅是小学、初中、高中存在校园欺凌现象,甚至“连一些职业学院都有”,不仅在亲戚朋友的孩子中存在,也有企业员工的孩子遭遇过同类事件。

  王五星决定把这个事情写进自己的建议里。

  校园欺凌应该引起全社会重视

  如果是一件两件同类事情,说是个别情况还说得过去,随着收集到的案例越多,王五星觉得越有必要将这种现象公之于众,引起全社会重视。

  “不调研,不了解情况,你根本无法想象,一些学生的欺凌手段可以说花样百出,有的还注重‘技术含量’。比如有个搞后勤的老师告诉我,他们学校有个调皮的学生,在强行向同学要钱财时,他还先去校门口蹲点,察看哪些同学背的书包是品牌货,最后被校方发现批评教育时,这名学生向老师供认,他共发现有11名学生背的是某个进口牌子的书包,这些人顺理成章成了他先下手的目标……”

  “再比如课间休息时,一个学生去上厕所,在路上被几个高年级同学一围,其中有一个说‘给点钱’,说了在什么时候交,仅仅几秒钟他们又散开了。你看,只需要几秒钟,几个人把你一围,问你要钱,然后很快就散开了。然后下次遇见,把钱拿了,短短几秒,事情就完了。你看这有多可怕。”王五星介绍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不禁唏嘘不已。

  2017年,公司里有一位员工向王五星请假,说其孩子在学校跟人打架。第二天,王五星问起这件事,这位员工就说出了原因。

  原来这位员工的小孩成绩好,不知怎么就惹得有同学不高兴了,有学生警告他“下次再考这么好,就打你”。结果这个学生在下次考试时,就故意“放水”空着一些题目不作答。成绩出来后,老师批评了他。这位学生心里不舒服,后来在放学倒垃圾时,另一个班的学生将垃圾倒在他身上,想起被欺凌的委屈,他一下子爆发了,就拿打扫卫生的工具,打了别的班同学。

  “打架”背后的根本原因一出来,开始连班主任也不相信,后来再仔细盘问,确实是受了成绩较差的学生的威胁。

  这件事对王五星的触动也很大,他说其中有个学生家长看到这个现象后,很快就把孩子转到其他学校了。但班主任好像不以为然,“你要走,就走,觉得大不了就不在这里读。连老师也意识不到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从这个事看,在学校和老师看来,孩子打打闹闹都是正常的,他们普遍有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心理。”王五星认为,校园欺凌往往伴有身体和精神的侵害,这种侵害会成为许多人的心理阴影,有的人甚至会有一辈子的影响。我们不应该麻木”。

  王五星(左一)深入一线调查研究,访问困难家庭。

  呼吁必须全社会加以重视

  校园欺凌现象为何如此普遍?在王五星看来,除了上述学校和老师不够重视的原因外,还有两个主要关联群体没有引起重视。

  一个是家长群体,听到校园欺凌这种事,许多家长的第一反应,就是怪自己的小孩调皮,要么就是说一句“人家打了你,你也可以打人家啊”,老师和家长都司空见惯,对问题的关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弱、非常麻木的。

  另一个是司法群体,校园欺凌事件一旦发生,司法机关往往以当事人还是“未成年人”为由,批评教育了事,不会采取其它比较严厉的措施。欺凌现象,在孩子小的时候不处理好,很可能未来就少一个大学生,然后被欺负的一方还会报复社会,媒体就爆出过有因为老师教育、处理不当,学生长大后又返回去报复老师的事例。

  而社会干预,比如在欺凌事件发生后的心理疏导,这方面更是少之又少。

  从心理层面看,王五星认为学生在小时候受到欺负,因其年龄和身体原因不具备报复能力,但受欺受辱的情绪压抑在心里,等他长大后,他很有可能报复社会和当事人,“学生时代遭遇欺凌,往往会伴随一个人的一生。从这个层面上讲,可以说隐患很大”。

  “有的学生忽然不想读书,忽然性格变化,忽然成绩差,那么很可能就是遇到了校园欺凌。所以我们的学校和家庭,都要引起重视,防微杜渐,发现苗头就要迅速出面干预。遇到校园欺凌,学生应变处理力很有限,他们最后往往会采取极端方式,那样的后果是最可怕的。”王五星希望全社会都要引起重视,要广为宣传。“不是一次宣传就完了,要作为学校和社会的一个重大课题长期关注”。

  任岳阳市人大代表时,王五星说就校园欺凌问题,他至少提了两次建议,他说被选为省人大代表后他又继续提,“对这个事情,现在比过去理解更深刻”。

  王五星介绍了有一次应邀去欧美国家考察看到的情景:“他们那边一旦发生校园欺凌这样的事情,就像发生了一个刑事案件一样,学校、家长和司法人员都会严阵以待,要建档案,要严厉处置,社区也会有专门的心理医生介入,就是事件发生后尽量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也给以最大警示。我们也可以借鉴别人做得好的地方。”

  面对“校园欺凌”这个社会问题,王五星的建议是把“重视、应对问题”形成一种常态,还有就是促使全社会来参与,构筑立体的安全防护网,“这是我们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