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湖南人大网 > 代表工作 > 代表风采 > 内容阅读
洪水来了,我不能先撤
时间:2016年05月25日 稿源:临武人大 作者:王钟洪    杨志强    沈双平 编辑:admin
 

  “洪水来了,我不能先撤”,说这话的是来自湖南省临武县南强镇大广村的一位镇人大代表——邝代国。

  洪水来了不先撤,真有不怕死的人?带着疑问笔者来到了事发地——大广村。大广村坐落在湖南临武的一个小山窝里,整个村子地势是四周高中间低的小盆地,从进村的路口看下去,大广村就是一口平底锅。山上一条河高高的挂在村子的上方,冲入“锅底”,平时滋养着这一方小小天地的土地和人民。可是河水的出口却是村边上的一个小小的岩洞,山洪一来,消水不及,河水进村、势所必然。

  一进村子,洪水肆虐后的痕迹还清晰可见,用尺子量一量,足足一米六。

  在该村特困户邝代发家,笔者见到了这个不怕死的基层人大代表——邝代国。他正在跟邝代发合计灾后重建呢!虽然过了几天了,他还是声音嘶哑、满脸疲惫、满身泥浆,完全没有恢复过来的样子。

  说起5月19日深夜,邝代发还是心有余悸。

  5月19日深夜,暴雨如注,夜黑如墨。

  连下了几天的雨,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凌晨2点多,梦乡中的大广村民根本想不到,洪水就要进村了,危险步步紧逼。

  最先惊醒的是邝代国,该镇人大代表。

  “到二楼去,不要出门”,简单的交代了一句妻子,邝代国就冒着倾盆大雨,冲到河边,查看水情,心里盘算着该不该撤,什么时候撤。

  山上轰隆隆的洪水声忽然大了许多,水位猛涨,不好,山洪来袭,水要进村,撤!

  邝代国飞奔进村,挨家挨户、敲门打窗、连喊带叫,从河边到底洼地、从泥巴房到老房子,然后从新房子到钢筋混凝 土房子,邝代国一家家的通知过去。谁家住哪里,有几口人在家,土生土长的邝代国门儿清。

  从凌晨5点开始,他就象是上满了发条的钟表,不停的转呀转。叫人、撤人、清点人,再叫人、再撤人、再清点人……他就这样一次次不知疲倦的重复着。

  “怎么要叫这么多次呢?”笔者有点不明白,危险就在眼前,群众难道不明白?

  “有的人是年老动不了,有的在收拾财物,有的是抱着饶幸心里……”说到这,邝代国有点苦笑,“多年没受灾,麻木了,我急得鬼喊鬼叫,还有的人不以为然,急死个人。”

  “碰到这种人怎么办?”笔者也觉得没辙。

  “敲门打窗带骂娘一起来”,邝代国憨憨地笑笑,“当时没办法,不到一个小时水就涨到齐胸那么深了,根本来不及做仔细的思想工作。”

  边走边看边聊,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老学校边,“听说你用木排救了几个人?”

  “有头十个人,我也是其中的一个”,正在老学校边晾东西的伍香枫老人凑了上来,向笔者描述了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

  当时头十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看到涨水就往村对面的山上跑,结果到这个老学校边上洪水已经齐胸高了。前面河水打着漩儿奔流而去,几个老人泡在水里进退不能,吓得急忙抓住老学校边上的枯树。

  五十年代的老学校,泡在一米多深的洪水里,随时会倒塌,枯树随时会折断,人随时会被洪水冲走,十万火急!怎么办?本来是为了避险,却把自己置于绝险之中,天命如此?老人们又急又怕。

  绝望之际,远远看到邝代国划着简易的木排过来了,大家才舒了一口气。

  我们边走边聊,村子受灾痕迹随处可见,倒塌的泥巴房子更是触目惊心,想起暴雨中冒险救人的邝代国,洪水齐胸举步维艰,笔者心里一惊。“这些泥巴房子可能在你通知别人的路上就会向你压过来,你想过后果吗?”

  “没有”,邝代国不假思索的回答:“我心里一直在想必须先把泥巴房子、老房子里的老人孩子先撤出来,不然他们可能真的会没命。”

  “其实那个房子就是在我身前倒塌的,脏水溅我了一身一脸”,邝代国指着不远处的一间废墟告诉笔者,一脸平静。那是一间泥巴小房子,不大,但是废墟却占据了整个巷子,也就是说,当时如果邝代国早几秒钟从那经过,他可能就再也起不来了。想到这里,笔者不禁打了个寒战。

  “我们婆孙还是代国给救出来的,真是搭帮他了”,边上的老婆婆抱着孙子出来插上了话,“我全家就两婆孙在泥巴房子里,房子泡到水里什么都湿了,孙子吓得嗷嗷大哭,我是又哭又骂,骂天骂地、骂家人抛下我婆孙出去打工,不管我们死活,是代国用小船把我们拉出去的,我得让我子子孙孙记住这份恩情。”老太太叨叨叨叨的说个不停,其实我们都明白,这份恩情谁能忘得了呢?

  雨夜凌晨,天色微明。后山高地,被叫出来的,被骂出来的,被拖出来的,被背出来的,一个个蓬头垢面。看着村子水位越来越高,看着一座座轰然倒下的泥巴房子、老房子,看着声音嘶哑、全身湿透、疲惫不堪的邝代国还忙个不停,报灾、求援……大伙心里除了温暖还是温暖。

  “在上级救援队到来之前,他救出20多个人”,邝代发抢着跟笔者介绍,“我们都很感谢他。”

  “救援队来了,你该可以松口气了吧!”说到救援队,笔者为邝代国松了口气。

  “他哪里停得下来”,一边的邝代发又插上了嘴,“那么多人家的大米、衣服、鞋子、被子被洪水泡了,井水被洪水淹了,自来水也被洪水冲断了,眼见吃饭、喝水、穿衣、睡觉都成问题,大家不安置好,他根本停不下来。”

  “你想过没有,在撤离别人的过程中你会不会被洪水冲走?会不会被倒下的房子压住?你想过你面临的危险吗?”笔者刨根问底。

  “洪水来了,我不能先撤”,邝代国满脸坚毅,“就算有危险,我也不能先撤”。

  哦,真是一个不怕死的代表,笔者在心里感叹一声!

  (王钟洪 杨志强 沈双平)

37.3K
  上一篇:万紫千红才是春——记湖南省人大代表、湖南华乐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华
下一篇:情系科工 倾心为民——记湖南省常德市人大代表、汉寿县科技工信局局长廖传美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 HOTNEWS
热点图片 / HOTPHOTO
精彩专题 / HOTSPE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