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湖南人大网 > 市县人大 > 怀化 > 工作动态 > 内容阅读
小辣椒托起致富梦
怀化市第五届人大代表、溆浦县调口味食品农业合作社理事长舒建返乡创业记
时间:2018年10月23日 稿源:怀化市人大 作者:赵顺涛 编辑:黄飞飞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溆浦县油洋乡中心完小当过三年代课教师,转正无望后惜别三尺讲台,加入外出务工的大军中。在人文厚重、生机无限的杭州,他在一家包装公司落脚,从仓管员、销售员、后勤、原料采购员做到经理助理。工资从最初的1000多元上升到每月7000多元,加上年终奖金,一年的收入有10多万元,成为打工者中的蓝领。

  怀化市第五届人大代表、溆浦县调口味食品农业合作社理事长舒建奋斗的人生历程,是亿万务工人员从广袤的乡村走向城市寻找美好生活的一个缩影。只是在奋斗向上的过程中,有人出类拔萃功成名就,有人始终默默无闻,像一根小草,按照自己的方式,在生活的底层坚强地生长。成功者迈入了从底层向中高端人群的通道,开启了一种有别于祖辈父辈的生活。舒建属于后者,他用勤奋和汗水让枯燥无味的打工生活变成了一幕出彩的人生华章。

  2013年,舒建积累的百万汗水钱足以在偌大的杭州买上一套舒适的房子,成为一个城里人。但他却做出了一个令亲朋好友诧异的举动,放弃了十多万元的年薪,带着妻儿回到生他养他的家乡——溆浦县油洋乡大址坊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从繁华的杭州到寂寥的乡村,从紧张有序的上班簇到婆婆妈妈的村干部,很长一段时间,舒建很不适应,甚至怀疑当初回乡的决定是不是太冲动了。好在乡亲们的热情抚平了舒建内心的焦躁与不安,对他回乡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乡亲们寄予厚望,他们相信有文化视野开阔的舒建定能带领大家闯出一条致富之路。“你回来当‘头’,我们心里就有底了,有盼头了,要好好干呀,我们相信你有办法带领我们过上好日子”。乡亲们的鼓励与期盼让内心挣扎的舒建坚定了扎根乡村的想法。

  找出一条既有本地根基又被乡亲认可的致富之路,成了舒建在做好村务工作同时思考的头等大事。舒建知道,要做就必须一炮打响,乡亲们眼巴巴地看着你,如果中途而废,不仅会让乡亲们失望,也会让村党支部的形象受损,自己作为党支部书记,一言一行,都关乎党组织的形象。考察,思考,舒建用三年的时间苦寻致富之路。一天,母亲将一瓶做好的油浸红辣椒托舒建寄给在外务工的一位亲戚,说他们想吃家里的辣椒,舒建恍然大悟茅塞顿开,自己苦苦寻觅的致富之路,就是这眼前的这瓶红辣椒。自己在外的十多年,每年外出时,母亲都会带上几瓶家乡的油浸红辣椒放在他远行的包裹中,那瓶油浸的红辣椒不仅是一味佐料,也是关于家乡的美食记忆。在异乡,一瓶来自油洋乡的油浸红辣椒,就是满满的乡愁,不仅深得在外游子的喜欢,油洋乡油浸红辣椒的独特味道,更赢得来自五湖四海打工者的青睐。“太好吃了”,是所有吃过油洋油浸红辣椒者对这款来自溆浦油洋油浸辣椒的评价。经度110.7,纬度27.9,丘陵地带,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无污染的生活环境,让油洋辣椒多了淳朴的乡土味道,这种味道,在这个被化肥农药包裹的时代,是难能可贵的品质保障。

  在三年的酝酿和思考中,舒建广泛听取乡亲们的意见和建议,就做辣椒产业进行可行性调研。也得到了在种植辣椒和做油浸辣椒方面有独特手艺的母亲的大力支持。“每个人都吃辣椒,什么时候都要吃,做这个辣椒生意什么时候都不过时。你大胆做,我给你帮忙。”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母亲对辣椒有独特的感情,辣椒不仅是乡里人餐桌上不可或缺的食物佐料,更是生活艰难时的活钱来路,凭着朴素的判断,母亲对舒建做辣椒产业大力支持。

  2016年,以舒建为领头雁的溆浦县调口味食品农业合作社正式在偏远的油洋乡宣告成立。一边鼓动乡亲们种植辣椒,对合作社农户进行培训,实施标准化耕种管理,一边马不停蹄施工建厂。2017年9月,调口味食品生产出第一款油浸辣椒,一经问世,便供不应求。极地大鼓舞了舒建和合作社的农户。2018年,舒建研发了剁辣椒、湿白辣椒、干红辣椒、油泼辣椒、酸辣椒等多款新产品,并深受顾客和市场欢迎,产品不愁销路。舒建的辣椒产业直接推动了当地农户种植辣椒4000多亩,直接安排70多户贫困家庭人员到辣椒种植基地务工。在基地做事的村民每天的工资在100元至140元之间,即可照顾家庭,又可在家门口就业。对合作社村民种植的辣椒,舒建不仅免费发放辣椒苗,还在种植技术上进行指导,并按照市场价格进行托底收购,保证村民增产增收。2017年,舒建的调口味辣椒实现产值100万元,今年可实现产值200多万元。小辣椒不仅带动了油洋当地辣椒种植的发展,也给当地村民特别是贫困群众拓宽了致富路。舒建希望能在未来的几年,将辣椒种植面积扩大到10000亩,能让油洋乡的乡亲们在小辣椒上实现致富梦。

  但如何做大溆浦油洋乡的辣椒产业,满足调口味的辣椒原材料供应,是舒建当下面临的困境和急需解决的问题。因为辣椒种植不适应机械化耕种,种植采摘均需人工操作,主要的成本都在人力上。而缺少劳动力,成了扩大辣椒种植面积的拦路虎。“青壮年基本上都出去务工去了,他们在外面,一个月的工资基本上都在2000元以上,好的一个月都有八九千元,而干农活确实很辛苦,加上乡村的生活条件与城市无法相比,留在村里的基本上都是老弱病残,要靠他们把这个产业做大做强,难度很大。在农村搞产业,没人做事想搞什么都搞不成。”

  面对日渐人烟稀少的乡村,信心满满的舒建有时候免不了有点失落。在梦想和现实之间,还有一段无法逾越的距离。而弥合这段距离,并非舒建一人之力就可事成。但开弓没有回头箭,“老干妈就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和前行的精神动力,”面对纷至沓来的订单,舒建似乎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所在。

37.3K
  上一篇:有一种医德叫守护
下一篇:“群众演员”脱贫记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 HOTNEWS
热点图片 / HOTPHOTO
精彩专题 / HOTSPE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