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湖南人大网 > 监督工作 > 专题询问 > 内容阅读
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
时间:2015年09月26日 稿源:湖南日报 作者:孙敏坚  刘文韬 编辑:彭之舸
 

  水,无论对于生产还是生活,都是我们不可或缺的宝贵资源。然而,近年来层出不穷的水污染事件,却让“生命之源”成为了“生命之患”。

  9月25日上午,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常委会组成人员就省政府实施水污染防治法的情况进行专题询问。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君文,以及7名委员和1名列席会议的省人大代表,分别就“一号重点工程”实施情况、港口码头污染防治能力、保障饮用水安全等问题提出询问,省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一一作了认真回答。

  湘江攻坚:加大对重点地区、重点项目的执法督查力度

  作为湖南的“母亲河”,湘江治理和保护是大家普遍关心的话题。而作为主要职能部门,省环保厅成为此次专题询问中回答问题最多的部门。

  “省政府‘一号重点工程’的实施情况如何?取得了哪些效果?湘江长沙综合枢纽建设完成情况如何?还有哪些重点任务没有完成……”专题询问一开场,邹学明委员就率先抛出了一连串问题。

  “今年1-8月,湘江干流的18个断面监测显示,二类水质占16个。这就意味着目前的湘江水质是10年来的最好水平。”省环保厅副厅长谢立应询时介绍说,2013年启动的“一号重点工程”明确提出了湘江流域工业治理、城市生活污水、矿山整治、农村面源污染治理、饮用水源保护等5个方面的重点工作。通过3年努力,我省共投入实施了1740个项目,截至6月已完工1500个;共关闭了1013家重金属企业,湘江两岸500米范围内2273家专业养殖户已经退出。

  有成绩,也有不足。谢立坦言,在湘江长沙综合枢纽的建设工作中,一些重点项目迟迟未动工。“比如说,环保部明确要求,在大坝建成以后,长沙岳麓污水处理厂每天排放的30万吨污水不能排在库区内,必须排在坝下,但到现在为止项目都没有启动。”他表示,省环保厅将配合省政府尽快加大督查督办的力度,促使这些工程尽快完工。

  “现在长株潭衡4个市共有多少个直排湘江的污水直排口?现在解决了多少?剩下的准备什么时候完成截污?”听了谢立的回答,主持会议的陈君文追问。

  “衡阳的情况我不太清楚。就长株潭3市城区的统计来看,长沙城区污水直排口101个,目前还有20个没有完成截污。此外湘潭有15个排污口没有完成,株洲有20个排污口没有完成建设。”谢立如实回答。

  “长沙橘子洲既是湘江一类饮用水源保护区,又是国家风景名胜区的核心区,岛上是否建有污水处理设施?现在岛上开设的餐饮业等是否通过了环评?另外,一些政府对当地‘三无企业’非法生产、随意排放的情况存在严重监管失职,请问省环保厅准备怎么处理?”朱新民委员所提的问题,尖锐且切中群众关切。

  谢立认真作答:“按照规定,橘子洲景区的所有污水需要经管网输送至新建成的河西污水处理厂处理。然而,河西污水处理厂已运行5年,橘子洲景区仍在使用自配的临时污水处理站,而且处理完的污水也不达标。此外,岛上的一些设施场所也都没有办理环评审批手续。”

  他承诺,将责成长沙市环保局对岛上的设施进行清理,该整治的整治,该停业的停业,该拆除的拆除。同时,立即启动“污水送河西”工程,在污水没有送到河西之前进一步加强监管,确保污水达标排放。

  对于朱新民委员所提“一些地方监管失职”问题,谢立表示,“尽管出台了不少规定办法,我们在实际工作中明显感觉到,一些地方政府的环保意识还有待加强。”

  他举例说,地处湘江干流汨罗江中游南岸的汨罗市新市镇团山村,一直从事废旧回收加工。“发展无规划、企业无环评手续、当地无环保设施……”去年5月,省环保厅致函要求岳阳市政府和汨罗市政府进行整改,当地花了1年时间,关闭、整合了一批企业。但今年8月去检查时,谢立发现“改观不大”。比如说保留的12家企业中,只有2家有环保审批手续,还有10家没有环保审批手续。

  “对于这种整改不力的地方,省环保厅将直接挂牌进行督办,并对当地政府进行约谈。”谢立严肃表示。

  “水杯子”安全:河流上游、农村都是监管重点

  “在今年开展的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执法检查中,我们发现,农村的群众能否喝上安全水、放心水的问题还比较突出。比如洞庭湖区饮用水水源铁锰超标的现象比较严重。‘十三五’期间,在保障农村饮用水安全上有什么具体措施?特别是在解决洞庭湖区农村饮用水安全问题上有什么切实有效的好办法?”朱皖委员向省水利厅厅长詹晓安提问。

  詹晓安引用了一系列数据作为回答。据统计,2005-2015年,全省各级用于农村饮用水安全的投资共167亿元,其中,中央和省级的投入超过130亿。预计今年底,全省将有3420万农村人口将解决饮用水安全问题,60%的行政村、55%的农村人口可以用上自来水。预计到“十三五”末的2020年,我省将全部解决农村安全饮水问题,自来水将覆盖80%的行政村,覆盖90%的农村人口,让他们喝上安全水。

  “洞庭湖治理的思路和目标总体和全省一致,但也有它的特殊性。”詹晓安介绍说,由于洞庭湖和长江水沙关系的变化,造成了枯水期间长江进入洞庭湖的水量急剧减少,影响了洞庭湖水质。同时,洞庭湖的地下水中,铁、锰严重超标,也造成了洞庭湖区老百姓饮水困难。

  他透露,“十三五”期间,我省计划将洞庭湖区饮用水的水源问题作为饮水安全任务的重中之重,争取国家支持和投入,对连接洞庭湖和长江的4个河系进行综合整治。要想办法在枯水期间把长江的水引入洞庭湖,实现“引江济湖”,再解决洞庭湖区在枯水期间工业用水、农业用水,特别是老百姓的饮用水水源问题。

  水源地是全省人民的“大水缸”,其水质好坏直接影响到全省人民的身体健康。位于湘江一级支流涟水中游的水府庙水库,是湘江流域重要饮用水源,禁止和限制从事网箱养殖等可能污染饮用水水体的活动。然而,省人大代表连续12年反映水府庙网箱养鱼问题,养鱼之风却愈演愈烈。董岳林委员发问:为什么水府庙网箱养鱼问题迟迟不能解决?

  “有主管部门督查督办不力的问题,也有基层认识不高、决心不大的问题,还有补偿资金落实不到位的问题。”省畜牧水产局局长袁延文表示,最根本的问题是库区群众生产生活问题没有解决。

  水府庙库区有28个村近1万人,其中75%以上是移民,人均耕地不到三分。上世纪80年代,当地政府为了解决老百姓的生计问题,支持和鼓励他们发展网箱养鱼。因此,有1/3的老百姓从事水产养殖。“如果一味地禁止养鱼又不给他们指明其他出路,就会出现‘治理—反弹—再治理—再反弹’的恶性循环。”袁延文认为,下一步,省直有关部门和湘潭、娄底两市要认真研究措施和方案,保障老百姓的生产和生活。

  黑臭水治理:重视不够将加快整顿

  “我省的1017个建制镇中,只有105个建成了污水处理厂,仅占10.3%。近90%的建制镇一直处于污水直排的状态,即便有些建成了也用不起、不运行,有的是开开停停,不经常运行,黑臭水体也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姜玉泉委员将自己在执法检查中发现的情况反映给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蒋益民,并犀利提问:“什么时候能排查并公示城区的黑臭水面积?采取哪些措施确保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治理?建制镇的污水治理是否有过硬举措?”

  “黑臭水体是城市管理的薄弱环节,原来没有引起重视。”蒋益民坦率回答,从今天开始到2016年底,省住建厅将用1年多的时间进行摸清、排查和整治。

  长沙在拆违控违工作中积累的好经验,也让蒋益民找到了一条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黑臭水体主要是污水和垃圾。而拆违控违工作既解决城市的安全隐患,也解决藏污纳垢、制假贩假,同时也解决污水漫流乱排和垃圾遍地的问题。我们将在拆违控违中有针对性地加快解决黑臭水体问题,还居民一片洁净。”

  针对建制镇“建不起、用不起”污水处理厂的问题,他表示,一方面要加大政府投资、收取治污费,另一方面要根据乡镇处理污水的实际情况因地制宜。

  上一篇: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大气污染防治情况
下一篇: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审议审计工作报告 今年将对审计整改情况开展专题询问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 HOTNEWS
热点图片 / HOTPHOTO
精彩专题 / HOTSPECIAL